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禹南

监利邓氏家园

 
 
 

日志

 
 

一路向前,“还是走的好” ——在玉沙小学“五让教育”实验课题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2-09-18 17:56:58|  分类: 工作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各位老师:

大家下午好!值此金风送爽、丹桂飘香的美好季节,正当全省基础教育综合改革的试点工作在我县拉开帷幕时候,我们又迎来了玉沙小学“五让教育”实验课题的结题盛事,本人受领导的委托,在此代表县教研室、县教科所向玉沙小学表示热烈的祝贺!向莅临指导的省市专家组各位女士先生以及所有与会的领导和老师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并致以诚挚的问候!

“五让教育”从最初提出到今天,已走过了6年的历程,大约经过了3个阶段。6年前,祥佳同志在担任建设小学校长时,进行过三位一体教育与学生个性特长发展的校本课题实验,五让教育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那一时期可视为五让教育的酝酿准备期。2001年秋,祥佳同志通过公开竞聘成为我县唯一一所高起点、高标准建设的公办民助学校——玉沙小学的校长。为了不负组织的重托和社会的厚望,把玉沙小学办成高水平的荆楚名校,祥佳同志审时度势,在我县基础教育科研园地一遍荒凉的情况下,毅然选择了五让教育作为新学校的校本实验课题,并以此为载体,对学校方方面面的工作以教学为中心进行了全方位的覆盖。经过几年的艰苦探索,玉沙小学基本上形成了以五让教育为核心的学校文化,取得了一系列成果。2001至2002年,可视为五让教育的探索实验期,这一时期,祥佳率领他的玉小团队,就“五让教育”的方方面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探索,由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五让教育研究》一书清晰地呈现了他们探索的脚印;2003年,鉴于玉沙小学在教育科研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市教育局授予该校教育科研示范校的称号,这一年,可视为五让教育的成果收获期。

我真正比较深层次地接触“五让教育”是在2002年,其时五让教育已成为省教育系统十.五规划立项课题,此后由于工作关系,有幸参加了该课题的一些活动,从中受到了一些启发和教育。

正如人们对某一文学作品的理解可以见仁见智一样,作为一个积极的旁观者,我们对“五让教育”也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阐释。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倾向于从教育道德的角度来解读“五让教育”,拙文《从教育道德看“五让教育”》(见《五让教育研究》281页,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出版)已有所述及。质言之,我个人认为,五让教育是一种基于仁爱与人道的生命教育,是一种基于尊重与欣赏的主体性教育,是一种基于成功与自由的发展性教育。五让教育的真谛就在于一个字,让学生抬起头走路,让学生在实践中创新,让学生自己设计学习问题,让老师弯腰与学生谈话,让学生说‘我能行’”;“让”,就是“不与之争”,就是“提供平台”,就是宽容、理解、信任、尊重、欣赏等等;以“让”为核心的教育文化,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学会生存》报告中提出的“教育即解放”的价值理念是一脉相承的。因此,我们不妨把“五让教育”定义为:是一种以人为本、以爱为手段、以人的自由发展为目的的彰显着现代教育道德精神的生命本体教育。

应该看到,在物欲横流、价值失衡、道德失范的当今,我国的基础教育已经承受了和正在承受着由于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痛苦和无奈。一方面是社会和家长的热切期望以及主管部门对工作的高标准和高要求,另一方面是分配的严重不公和教师工资的长年拖欠和缺额,此外,还要面对现行教育招生考试制度与国家所倡导的教育价值理念的矛盾。校长真难当,老师真难做,学校真难办。在负债累累而公用经费几乎等于零的情况下,我们的学校和老师动辄得咎,随时都可能因“乱收费”或者“乱补课”、“乱办班”而招致斯文扫地。如此环境,何谈教育道德?遑论教育科研?而祥佳同志及其团队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仓廪不实也要“知礼节”,衣食即使不足也必须“知荣辱”,在种种外在压力之下,他们仍然高扬“五让教育”的大纛,顽强地守护着教育的理性与人道,守护着教育的良知和正义,辛勤耕耘在几近荒凉的基础教育科研园地,这,不能不使人油然而生几分敬意。尽管由于种种原因,“五让教育”研究在严格的意义上也许还存在着许多不足,但是,从对事业的忠诚与执著的层面上,祥佳及其团队仍不失为我县中小学教育科研阵营中的“梦之队”。事实上,在我们监利,类似于玉沙小学“五让教育”课题组的教育科研团队,还有监利一中,监利中学、实验高中、朱河中学、实验小学、新兴中学、江城中学、实验中学、荒湖中学、黄歇小学、大垸小学等等,正是他们的辛勤劳动,才使我县的教育科研在上级主管部门组织的各种活动中多次力拔头筹,从而赢得了监利教育的地位和尊严。借此机会,我们也一并向这些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表示崇高的敬意。

当年鲁迅先生曾在《野草》中塑造过一个过客的形象,在经过长途跋涉而口干唇焦、困顿不堪的情况下,他仍不肯停下歇息,总感到前面有一种声音在呼唤,他说:“我还是走的好,我息不下。”从“三位一体教育与学生个性特长发展”到“五让教育”,祥佳同志的团队就这么一直走过来了。在我的心目中,祥佳同志所率领的团队和我县其他学校的一些教育科研团体,就是那么一群类似于过客的带有几分悲剧英雄色彩的殉道者。值此“五让教育”研究告一段落之际,请允许我借用过客的话来表达我对同志们的期冀和祝愿:在布满荆棘的中小学教育科研之路上,“还是走的好”,一路向前,那前面等着我们的一定是美酒和鲜花。

最后,我坚信,在省委、省政府和县委、县政府的直接领导下,我县基础教育综合改革一定能成功,监利教育的明天一定会好起来!

谢谢各位

2003年10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