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禹南

监利邓氏家园

 
 
 

日志

 
 

《监利教研》2002年精华本编后记  

2012-09-18 17:58:58|  分类: 赠序与书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当我们着手组编本辑《监利教研》合订本的时候,适逢我县教育局老局长匡老计洪先生的《回忆与思索》出版3周年,为此,特编发中共监利县委副书记蒋鸿先生为该书的亲笔题词和本刊前主编刘训阶等先生的一组文章,以资纪念。

两年前,匡老也曾将亲笔题名的《回忆与思索》惠赠于我,我当时是怀着虔诚与感激一口气读完的。此后许多个宁静的夜晚,在暂时摆脱了现实的烦恼之后,一个人冥然兀坐,突然会觉得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于是便产生一种倾心聆听的需要。这时,我便习惯地从案头取出珍藏的《回忆与思索》:仿佛就坐在匡老身边,聆听老人那来自亲历的述说和内心的倾诉。那敏锐独到的见解,质朴流畅的文字,亲切而温馨的叙议方式,给人以澄明而透彻、理智而深邃的美感,使得整个阅读庄严而带着些许宗教意味。

书中记录了作者个人成长以及那一代人的奋斗经历,还有他作为普通教师,作为教育行政管理者,作为退居二线的老干部,对社会、对生活、对教育的观察、感悟与思考,充满着历史理性与人文关怀,表达了老一代知识分子崇高的精神品质和可贵的人格操守。书中对于生活片段的追忆,连缀成一幅幅令人感慨唏嘘的画面,把我们带入瞑思和遐想。无论是那德高望重、诲人不倦的老校长王功品先生,还是那为工作呕心沥血、英年早逝的李文丰校长,抑或那“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项家将军,甚至柘木中学那头鞠躬尽瘁的牛,那棵根深叶茂的树,乃至那只功过无法评说的猫,都在我们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想,美好的事物需要美好的心灵和情愫去观照,也需要那些记录美好心灵和情愫的文字去滋润,去温暖,去点点滴滴地浸染、沉淀而成为文化和文明。因此,诚如训阶先生在文章中所言,《回忆与思索》“是一部真实生动的农村教育史,是一部有中国特色、地方特色和时代气息的教育学,是一部发人深省、催人奋进的人生教科书”。

我们今天读《回忆与思索》,就是要通过了解我县教育的昨天,更好地把握住今天,安排好今天,从而满怀信心地走向明天。尤其在困难的时候,要想想过去的艰难岁月;得意的时候,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时下我县教育正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投入严重不足,编制吃紧,困难重重。这就需要我们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象匡老及其同代人那样,筚路蓝缕,艰苦创业,勤俭节约,保持和发扬当年的优良传统,以饱满的热情和昂扬的斗志去面对新挑战,创造新局面,迎接新生活。

                             

2

本辑我们还编发了监利一中刘顺阶先生的《他是这样一位老师》。这是一篇纪实性的文章。文中所写的那位张少武先生,系本人同乡挚友。20年前,我们同在一所学校工作,也曾一起煮酒论诗,品茶聊天;86年暑假,我们同在仙桃学习,曾约三五好友,泛舟汉江,歌明月,诵窈窕;以至于后来还有雪夜访友、同场搓麻之故事。近些年本人忙于俗务生计,加之天性内向拘谨,被艰难的生活压得几乎息交绝游,足不出户,因而与张兄分多聚少。虽如此,但还是常常以挚友中有一个洒脱豪爽、为人所称道的张兄而自豪。

读刘先生的文章,使我想起前些年看过的《北大旧事》,那里面不仅叙述了一个世纪来我国首府学校一代学人的高风亮节,同时还生动地描述了他们的喜怒哀乐和趣闻轶事,我们在感受硕学大儒们崇高精神与深厚学养的同时,也领略了大师们独特而极富魅力的文化人格。无独有偶,最近清华也出了一个《水木清华90载》的VCD专辑,同样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由大师造就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一个学风自由山高水长的清华我曾在一场合“郑重”地戏言:监利师范、监利一中、监利中学之于监利,犹北大、清华、人大之于中国也。在我们监利,这几所学校都各有其丰厚的人文底蕴,应该好好挖掘、整理。刘先生此文正好印证了我的一句玩笑话。在我看来,就象梁实秋先生的夕阳古道,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刘文所叙张兄少武的诗与酒,及其《七楼赋》,也同样是一种独特的、能体现其精神气质的文化载体啊。

感谢刘先生用生动而朴实的文笔,写实而赞许的态度,为我们的少武先生立了一个“传”,这个“传”将使少武先生以师魂(也是“诗魂”)酒仙的形象,成为监利一中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文化典型。事实上,在一中,其人其事有如“张兄”者,何只张兄!譬如,该文作者刘先生,其诗词楹联,文章道德,不也是一中有口皆碑的人文景观么!

读刘先生的文章,还使我想起余秋雨先生对家乡文化的描述,大意是:小时候常在故乡的余姚河里游泳嬉戏,一个猛子扎下去,掏上来的尽是些秦砖汉瓦。荷,好家伙,在文化人眼里,一草一木,甚至坛坛罐罐,也都是文化哩!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在感谢刘先生的同时,也希望师范和监中乃至更多的学校,充分发掘身边的文化资源,写出本校富有文化意义的、能够展示其文化个性的人物和事件,努力创造一种有校本特色的校园文化。

本人受前后两任主编之托,执行本刊编务凡8年,未曾在上面写过一篇正式署名的文章。值此工作交付之际,有感于本辑中的“一栏”“一文”,写了上面的一些话。是为记,署名于

                                                    

                                                     邓禹南 

                                                   2002年1216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