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禹南

监利邓氏家园

 
 
 

日志

 
 

《理想国》里的“故事”  

2012-10-02 07:20:29|  分类: 读书记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晴好,小阳提前而至。与胡参加周诗民老师儿子婚礼。

       读柏拉图之《理想国》,其揭示人性弱点的戒指喻令人产生无穷遐想。面对智者学派倡导的见利忘义、公正难为、不公正易行的“新道德论”,柏拉图进而认识到人性本身所存在的弱点。于是,他巧借胞弟格劳孔的雄辩,从公正的起源与本质入手,以神话中的戒指为喻,对人性的弱点进行了深刻的揭示。 

为了公正,人们立法。守法践约,就是公正。公正的本质就是最好与最坏的折衷。所谓最好,就是干了坏事而不受惩罚;所谓最坏,就是吃了苦头而不易报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都是在法律的强迫下,才走公正这条路的。其实,人总梦想自己享有一种随心所欲的权力。据说有个牧羊人,在当时吕底亚的国王手下当差。有一天,暴风雨过后,发生地震,在他放羊的地方出现地裂。牧羊人好奇地走进裂缝,看到许多新奇的玩意儿。他从一具尸体手上摘下一只金戒指,然后就走了出来。

在每月向国王汇报羊群情况的例会上,这位牧羊人戴着那只戒指。偶然之间,他把戒指上的宝石朝自己手心一转,顿时形隐不见,别人还以为他走了。他自己也莫名其妙,无意之间又把宝石朝外一转,自己又现出原形。这以后他反复试验,看自己到底有没有隐身的本领。果然屡试不爽,只要宝石朝里一转,他就隐身,朝外一转,他就显形。有了这个把握,他先设法谋到一个职位,当上了国王的使臣。到了国王身边,他就勾引了王后,与王后同谋,杀掉了国王,夺取了王位。

 照此看来,假定有两只这样的戒指,公正的人和不公正的人各戴一只,可以想象,没有一个人能坚定不移,继续做公正的事情,也不会有一个人能克制自己不拿别人的财物。如果他能在市场不用害怕,要什么就随便拿什么,能随意穿门越户,能随意调戏妇女,能随意杀人劫狱,就像全能的神一样,随心所欲地行动,到那时候,这两个人的行为就会一模一样。这表明,没有人会把公正当成对自己有利的事,心甘情愿地去实行。可见,做公正的事是勉强的。在任何情况下,一个人只要能干坏事,他总会去干的。显然,人从不公正那里所能获得的利益,远远大于从公正那里的所得。如果谁有了权力而不为非作歹,不夺人钱财,那他就要被认为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尽管当面会称赞他的清廉。人们因为怕吃亏,老是这么互相欺骗。

 这个传说固然离奇,但并不陌生,会心之处让人哑然失笑,具有普遍的适用性,适用于不同的国度、群体与政治文化。古往今来,任何形式的个人腐败、官僚腐败与制度腐败,都涉及类似的人性弱点和相关的权力功能。另外,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原始还是现代,这种想入非非的隐身术,一直在富于幻想的人心中享有广大的市场。该故事中的数个隐喻,颇值得玩味,所包含的象征意义,可以归纳如下:国王象征至高的权力,王后象征尊贵的地位,牧羊人象征老实的平民,金戒指象征隐身的法力。

 不消说,牧羊人的所作所为是不正义的,但却获得了巨大的个人利益;牧羊人、国王与王后之间的社会角色错位是悲剧性的,但不少读者会以幸灾乐祸的喜剧态度去审视这一事件的过程,有的甚至会产生移情作用,奢望自己成为戴上金戒指的牧羊人。问题是,这些戏剧性的变化是如何产生的呢?一个老实的平民百姓怎么会弑王霸后夺位呢?怎么会堕落至此呢?表面看来,这一切似乎可以归罪于那枚金戒指,其隐身的法力使人违背了公正原则,不再安分守己,更不会“浪子回头”。也就是说,若无金戒指作祟,牧羊人还是那个牧羊人,国王还是那个国王,王后还是那个王后。而今,金戒指把随心所欲的权力推向极致,达到滥用的程度,而这种权力恰恰是不少人渴望得到的东西。不过,金戒指是戴在人手上的,宝石是由人来转动的,驱使人误用这一法力去作恶的实为人欲,是随心所欲之欲,这欲乃是内因,是心中之魔,是导致邪恶行为、打破公正规范的根源。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坚持公正难,施行不公正易,或者说,举凡有名利之心者,为善事难,作恶事易。就像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在《工作与时日》一诗中所述:“名利多作恶,举步可登程。恶路且平坦,为善苦登攀。”看来,恶路好走,善峰难攀,不公正的诱惑巨大,公正的代价太高。相应地,由公正蜕变为不公正易,反之则难,所谓“浪子回头”,那只是一厢情愿。另外,表面称赞公正易,真正赏识公正难,因此人在梦想隐身术的同时还广行骗术,用假惺惺的称赞来敷衍清正廉明。究其本质,不是为名,就是求利,不是怕吃亏,就是想占便宜,都是名缰利索与唯我主义的“心机”惹的祸,是私欲这一心魔在作祟。所以说,世道之坏,莫过人心。再好的道德规范与公正法制,都是人之所为。人若无道德之心,无公正之心,这些规范与法制也只是空泛的摆设而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柏拉图才把公正的起源追溯到人的心灵之中,甚至认为公正在于心灵。那么,心灵本身的问题又何在呢?或者说,是什么原因导致人心向善或向恶呢?这便是问题的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